アオト

【凛真】Save Himself In The Sea 5

凛和真琴终于见了一面啦wwww
隐藏的渚和遥助攻ꉂ(ˊᗜˋ*)
感情的天平倾斜了的まこじやん~

PART.5

渚、真琴、怜、遥和凛,空闲时间总算重叠,而且五人现在都在岩鸢。
「小真琴~!小怜他的工作总算告一段落了ww我们聚餐吧w」
「好啊。之前那家好像出新菜品了,收到了打折券。去那家可以吗?」
「嗯~!那就今晚?」
「好的(笑)。
那我去通知遥。」

“嗯、知道了。”
——真琴说明之后,遥这样回答。
遥的眼神……总感觉带着点儿奇妙的洞悉感。

直到真琴和遥到达目的地,真琴才惊觉那个眼神的含义。
“まこじやん、はるじやん——!这里这里!”
其实渚显眼的金发就像个移动路标,真琴一眼就看到了。
“别那么大声,渚!会给其它用餐的客人造成困扰的!”怜低声制止渚之后,转向真琴和遥,“好久不见了、真琴前辈,遥前辈。”
看到 #那个人# 的时候,真琴僵硬了一瞬。由于始料未及,登时头脑一片空白。

偷偷瞥了真琴一眼之后,遥说道,“晚上好。”
贯彻了他的简洁风格,如此回应怜。
——怜看向他的时候,真琴才猛地回神。他努力温柔回应说,“好久不见、怜。……凛也是,真是久违了。”
他转向了 #那个人# ,如此说道。
“呦、まこと。”

真琴和遥坐到了凛的对面。

真琴席间心神不宁,反而是遥接过了话题。
「关于这件事,我可一点都没听说啊,渚。」
「抱歉、小真琴,请原谅QWQQQ」
和终端上的语气一样,真琴把视线从终端转到渚本人时,渚正双手合十,用口型说「抱歉啦」。
真琴露出了「真拿你没办法啊」的无奈笑容。

五个人的话,不能不喝酒啊。
意外地,话题压倒性地抛向了怜——太惨了。被花式调侃,也被花式骗。最后大家都笑了,就连真琴都忍俊不禁。
拜这点所赐,真琴很快就从惊愕中回过神来,恢复了平常的状态。
遥把目光投向他时,真琴报以一笑。
明明是几个老大不小的社会人了,聚在一起却像国中生一样。
对待感情很笨拙的几个人啊。
继续喝着酒。
在座诸位都没有幸免于难,伶仃大醉。怜自己还好,渚则是整个人趴在怜身上,说些乱糟糟的话,“小怜最好~!”
“不、最好的当然是青花鱼,”遥喝得酒都上脸了,还是一副冷淡表情,“青、花、鱼!”
“小遥、渚——”
“真琴/小真琴别插嘴!”
“…啊、那个……抱歉。”
“小怜绝对比青花鱼好!”
“青花鱼的地位没人能动摇!”遥拍桌而起。
“青花鱼笨蛋!一直「青花鱼」「青花鱼」的,吵死人了!今天一定要一决高下!”渚也拍桌而起,和遥眼神对峙。
“奉陪到底!”
“这都什么跟什么啊……”怜一脸「我不认识这群家伙」的表情,“真琴前辈——”阻拦多次无果的怜他向真琴露出了求助的眼神。
“嘛、嘛,小遥,冷静点。渚也是。”
“真琴/小真琴你也听到了,这家伙居然敢说青花鱼/小怜不是最好的!无法原谅!”
“你们啊……连国中生都不如了。好了、都冷静点。”
(虽然满脸通红但相对比较清醒的)凛在一边说道。

后来渚和遥还打算拼酒,被真琴和怜拉住了;再后来招架不住了、两人迷糊地昏睡过去。还得想办法把他们弄回家。结果是让凛去结了账,让真琴非常惭愧。

聚餐的发起者渚和遥(也有遥的主意)、已经完全睡熟过去了呢。
怜向凛与真琴说,“今天很尽兴。那么,真琴前辈、凛前辈,我先行告辞了。”
“一个人没问题吗?”真琴问。
“怜,不行的话,我可以搭把手。”
凛在一旁、以柔和的眼神看着怜,如此说道。
“没问题的,”怜摇头,“渚睡熟了之后就好说,要是醒着才麻烦。”
说完,怜再次轻轻鞠一躬,离开了。

“凛也快回家吧,时间不早了。”真琴一边扶着遥,一边看向凛。
“遥醉得不轻吧,你一个人没关系?”
“嗯……小遥还好,”真琴没有意识到他叫遥的称呼变回了国中时怎么也改不了口的「遥じやん」,“没关系。这里离小遥的家不远。”
“……”凛陷入了短暂的沉默。海风掠过两人的发梢,真琴被这样温柔的海风一吹,头脑清醒了一些,意识到凛这时「正在思考」。
“……发生什么了吗、凛?你今天没什么精神。”

凛想起了昨天在部屋里的想法。
「如果选择和真琴聊聊,他绝对不会让人感到不快。」

凛双手插在裤袋里,过长的红发被风吹得挡住了瞳孔里的反光。
“——不,没什么。只是在想,你酒品还不错,真琴。”
“……只是今天没喝得太多。”真琴清晰感到了凛「心里藏着话」——虽然知道了这点——然而、能和凛平静交流到现在,已经快到极限了。“那么、再见了。路上小心。”
能在最后露出笑容,已经竭尽了气力。

真琴的笑容让凛一阵恍惚。
久违了、不管是这笑容还是真琴。
“知道了——我可不是小孩子啊。”凛露出爽朗的笑容,对真琴一招手,“那么、再会,真琴。”

背对真琴走向前方时,月光的影子落到了凛身上,那身姿在真琴看来非常寂寞。
这次聚餐,使凛涌起了不知是遗憾还是庆幸的情感。
真琴、没有变化。
看到真琴的绿色眼睛的时候,凛发自真心地感叹「太好了」。
太好了、这个人的性格没有变化。

“……”真琴费力把遥扶入了遥的部屋。尽管力气快用尽了,他还是尽可能小心翼翼地动作。
总算把遥安顿好了。真琴倒在遥床边的地板上,定定注视着天花板。

他没有怪渚的念头。
他只是担心、自己的心态失衡。
他的感情、如在针尖上行走,稍不留神就会向两侧倾斜。在一粒一粒的雪花堆积而成的脆弱平衡下——有人在其中呐喊一声,就有可能土崩瓦解,造成「雪崩」这样的灾难性后果。

真琴很快站起来,轻轻走出部屋。
满盈着月光的七濑家的走廊、边缘泛着柔光,看上去却清冷无比。走在月光中的真琴的面庞,带着似在叹息般的悲伤笑容。

评论(1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