アオト

「太宰治×国木田独步」一个脑洞的试写

看了文スト之后我一直脑补「如果国木田君是“苍之王”会怎么样?」   当然原作里国木田君被拉回正道上了的

有天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写下了这一篇关于结局的试写
文章的名字预定叫做《落在他身上的伤痕》,对我来说是我能取出的相对比较像样的名字了所以……请诸位标题党君不嫌弃(´▽`ʃƪ)

细节之处有逻辑漏洞和错误等欢迎斧正(´▽`ʃƪ)
以及既然打了cp的tag,这篇是太国……。各位get一下虐点www(恶趣味.jpg)
以下正文

暴雨打湿了国木田的额发。
夏至日特有的雨水集中且短暂;国木田想,真是讽刺啊。
——“苍之王”,正如这夏至日之雨。
武装士兵手中,黑洞洞的枪口都对准了他。
太宰也站在雨中,目光仿佛预示了终焉之时的到来——现在,就是终焉之日。

国木田身中数弹,头发与衣服上都沾满了鲜血。他倒在地上,他的“理想”笔记本此刻正在太宰的手中。
士兵中疑似长官的人举起右手,而士兵们遵从手势的命令,整齐划一地传来子弹上膛的声音。

“请等等。”
太宰的声音极其冷静。
“‘苍之王’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,我希望能从他口中得到口供。请暂缓枪决。”
长官的手势停住了。太宰对长官略一点头,又转过头来,示意国木田开口。
“遗言时间……是吗。”
他的嘴唇张合,嘲笑般地说道。
“那么,我不客气地直说了。”他转向太宰,“你什么时候发现我是‘苍之王’的,太宰?”
太宰逻辑清晰地回答。
“这是个过程。最后确认,是在情报屋的情报到手之后。为此,我向你隐瞒了实情,做了假情报。”
“……原来如此。”国木田转向中岛,“那么,敦,你也是那时知晓的吗?”
“…………”中岛已经恢复了人类的姿态,“不。我是……刚刚才知道的。”
国木田与中岛交汇了目光。中岛的表情极其痛苦。
这么一来,双方都摊出了底牌。
暂且拿游戏来打比方的话,输赢已分,胜负既定。
“太宰,”国木田与他对上目光,在暴雨之中的太宰治的身影,像一帧漆黑的浮世绘,“最后一个问题——对于‘苍之王’,你怎么看?”
中岛心中越发苦涩。他看向太宰。
但太宰脸上并没有任何情绪的痕迹——中岛只从那之中看到默然。因此,他开始担心太宰的答案——那究竟是个怎样的回答呢。
太宰的脸颊上、头发上沾满雨水。
但他的声音,并未消失在夏至之雨中。

“‘苍之王’,是个优秀的失败者。”

他吐露出刺痛人心的回答。
“但国木田君,是一个优秀的搭档。就我个人而言,他远胜于‘苍之王’。”
国木田似乎是叹息了一声。
但中岛也不太确信。他记不太清楚了——他私心里,是希望听到一声的。
“足够了。”国木田轻声说,“开枪吧,太宰。”
太宰眼神一动。但他并未拒绝,而是上前一步——缓缓举起了手中的枪。

“太宰先生!”

中岛无法忍耐般地叫道。

结束了吗?
虽然易怒但待人真诚、勤于计划且意志坚定、极具行动力的人。
他在世间最后所得的,是一句“失败者”的评价和一发子弹。

但中岛动弹不得。
爆炸区的冲天火光——
以及挣扎着的人们。
他同样见到了由“苍之王”带来的不幸。
太宰上前一步。

“我幻想着‘国木田君能不是苍之王就好了’的念头,一直没有消失。”
他轻轻地、用悲哀的言语,吐露出来。

“——嘭!”

“苍之王”——连环爆炸案案犯,于横滨港口被击毙。
不、现在该称呼他为——国木田独步先生。
一年前,这起性质恶劣的案件尘埃落定,到如今,几乎被人们所遗忘。
横滨的港口,碧空如洗。
但不久之后,就会到来了——夏至日之雨。
至今、那个夏至日的枪响还萦绕在中岛心中。
一个人的死亡,能为另一个人的心,留下多大的空洞呢?
一年之前,面对太宰治的不告而别,中岛的心中便长久地留下了这样的疑问。

严格来说,今天并非“苍之王”——国木田独步的死亡日期。
但就祭奠的行为来说的话,今天最合适——国木田独步真正的「理想」笔记本的最后一个日期,就是今天。
但那一页上,只有“待定”二字。如今看来,真是意味深长啊。
(死亡前一天,国木田先生到底在想什么呢?)
薄薄的两字“待定”,既隐瞒了一切,又说明了一切。

おわり

评论(2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