アオトス

【凛真】Save Himself In The Sea 9 (最终章)

不知道为什么,之前两周就写下近两万三千字的文章的我,最后一章的产出会如此艰难……苦苦抓住灵感的尾巴、也没能阻止它逃跑。
也正是好事多磨吧?总算圆满写完了。但心里没有预想的不舍和悲伤,反倒没有什么波澜。(因为第三季?……Emmmm……一个标注着「続く」的故事,总让人觉得幸福。)

发文之后习惯性地就会点进app里看看,如果多了颗小红心,真的非常高兴。我的文并没有很大的人气,所以……嗯嗯,以上只是自言自语而已哦。

希望你的未来幸福、真琴。

PART.9

傍晚之后。
不可思议地、樱花树已经长满了花苞,如同凝结起来的、春的结晶。
让人不禁感叹「真美啊」的同时,又隐隐开始期待它们正式的盛放。
渚——收到了call。
是真琴打来的。

“喂喂、小真琴?”

窗外的夕阳暗了下去。不过渚从未对此恐慌过。——啊啊、不论如何,明日的它,一定能以更加耀眼的姿态、又从东方缓缓升起吧。

“喂、渚?——あの……我有想说的话。”

“嗯?”

“——我下定了决心,要向凛告白。”

“——!!!”

“不管是否会被接受……这份心情,想要他知道。”

“……”

电话那头的渚,陷入了沉默。

“……あの、渚?在听吗?”

“あ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——!!!!小真琴!!!!!!”

真琴吓了一跳。

“な、渚(なぎさ)?”

“太好了、小真琴!!——太好了——我一直期待着小真琴这样说!!——太好了、小怜!听到了吗?!太好了——!!”

渚不断重复着「太好了」的话。
随后,他说话的声音变得不那么清晰了。

“抱歉、真琴前辈。渚突然大叫吓到你了吧?”电话里传来了怜的声音——非常清晰——“非常抱歉——他太高兴了。真琴前辈的事,他一直关注着,也一直为您捏把汗……。”

“抱歉、让你们担心了。本来不想给你们添麻烦的……”

“不……不,没有的事、没有的事。倒不如说,我们这边才是。我从国中开始,受了真琴前辈不少照顾,在你困扰的时候,却没能帮上忙……”怜的声音渐渐低落了下去。这时他声调一转,重新变得元气了,“不过、如果真琴前辈真的想通了,就最好了。这也是遥前辈、渚和我最希望看到的结果。……那个、接下来的话,只是我个人的观点……我觉得、凛前辈和真琴前辈非常相似。总觉得、抛开了狂气表面的凛前辈……是个非常温柔的人。从夜间的各种泳姿的特训开始,国中时代,我也受了他不少照顾。”

“真琴前辈,”怜以无比真挚的口吻说道,“「温柔」、是联结起大家的、最棒的纽带,如以温柔待人,一定也能获得同样温柔的回馈。……这一点,也是你教会我的。我相信您一定能够告白成功、请加油!”

“……怜……谢谢你。”

“……说、说了很奇怪的话……总、总之,请您加油!我、我这边先失礼了……!”

“小怜——!我也要和小真琴说嘛——”

渚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完全想象得出来、渚露出赌气的表情抢夺终端机的样子了。

“喂、小真琴?”

这次换渚来说了。

“小怜太狡猾啦、把我想说的也都说完了。总而言之,小真琴,我就说嘛、小遥一定能理解你的心情的,也会极力支持。……告白加油!比樱花更华丽地去告白吧!”

“嗯、如你所说,渚。一直以来多谢了。”

“没什么啦,小真琴。我们是同伴不是吗?”渚爽朗地说着,“到时候,要告诉我结果哦、小真琴!”

“嗯。”
真琴不禁露出了笑容。

“那么、——Byebye!”

“再见。”

直到挂上电话,真琴才惊觉「我好像、并没有告诉渚小遥和我谈过了吧?」——细思恐极啊。
也许真如怜所说,渚比真琴想象的还要关注他的事吧。说不定还和小遥商量过——不对、小遥下定决心和真琴谈一谈……是否也有渚在其中的推动呢?

不愧是渚呢。真厉害。

真琴笑着的表情平静下来。
他看着窗外的灯火,深吸一口气——
他删除了凛的号码的备注,不过、他始终记得哪一串号码是凛的。记得非常、非常清楚。
他的手在荧屏上滑动,却找到了一个备注有「凛」的号码。
他的疑惑还没来得及上升到他的表意识,他的手机猛地一阵震动。
——「凛」。

真琴吓了一跳,他没想到凛会打电话过来。
手指在接听键上停留许久。期间震动声不绝于耳,仿佛不断在催促着他。

“喂、凛……?”

总算鼓起勇气、接起了电话。
“喂、真琴?你现在在哪儿?”

“在家里。怎么了?”

“能过来一趟吗?我有话想告诉你。——我现在正往岩鸢小学去,就在那里见吧?”

感觉被莫名抢先了呢。

“嗯、好。”真琴回答时没有迷惘,“我也有想说的话。”

电话那头的凛、声音似乎沾染上了一层显而易见的笑意。

“那到时见。”

真琴下楼、走出家门。
比他预想的——还要更加……不可思议呢,这个发展。真琴两步并一步地下台阶,追逐着什么一般地远去了。
遥在自己家门口看着这番景象。
迎着包裹有若隐若现花香的海风,遥露出了笑容,走入家门。

天气爽朗。晚风吹拂着、何其和煦。
不知不觉间,似乎到了春季。原本无比幼小的早春的身姿,变得繁盛起来了。
真琴赶到岩鸢小学的时候,凛已经到了。
这时夜色也浓厚了,就着月之光辉,真琴才认出是凛。
——凛、正站在樱花树下,入神地望着那之上的花苞。

“——凛!”

这景象真是久违了。
凛闻言,转过身来。
“呦、真琴,你来了。”
他示意真琴看那棵树。真琴抬眼之间才惊觉,它也受到了春的号召,拼命结出花苞,非常不得了。
“真棒啊……明明之前还是光秃秃的。”
真琴低语。
“是吧?都在我们不知不觉间。”
「恋情」、也经常被喻以樱树之花的意象。樱花的绽放,也是拉开了恋情的序幕。——真是老套的话呢。正如「月色真美」这话一样。

“之前我也想过,”凛说话口气与之前有细微不同,“说不定感情也是这样。像这样——回环往复地。四季不断变化,这棵树也应时开谢,因为这个,看着满树美丽得不行的花,会给人莫名不堪一击的感觉。我原本这么想。不过,反过来说,它说不定是最为坚固之物了。有诞生之时,也有毁灭之时,回环往复着。它从哪里得来的力量啊?能够在几乎是一夜之间就结出花苞、绽开花朵,满树都是,说是疯狂也不为过。”
“感情也是呢。萌生之初,就像春水一样,从心的容器里满溢而出……后来,慢慢干涸……如果没有及时注入活水,心的容器,就会变得死气沉沉。这就是感情的秋冬之交。我以为自己的感情总算在磨损中消失了,正暗暗松了口气的时候,——对,我觉得不面对这种麻烦事,倒也轻松吧。——之后,回到岩鸢,再度见到了你,等反应过来的时候,内心中已经爆发了春天的洪流。雪解之后的汛流一般,席卷上来。”
“樱花开得这么美,托它的福,曾经在这里时的心境,恋情的萌芽期的感受,全部回到了我这里。倒不如说,本来就是我的感情,它应该回到我这里啊。”
“真琴,我也不记得具体是什么时间了,……两年前还是……大学……?总之,等我意识到的时候,就已经清晰到了自己也不得不承认的程度了。——春天的洪流,春汛。”

凛抓着自己头发的动作越来越快。

“あぁ……那什么……我想,……嗯,”凛作为一个意外地对当面打直球苦手的家伙,正搜肠刮肚地组织语言,“那什么。……我迷上你了。正是恋爱感情。不对、(小声)该说「好き」好一点吗……喂、真琴,你的回答——?”

因为难为情而放大的声线,清晰无比。

真琴愣住了。

凛看上去想把说出如此羞耻的话的自己埋进土里。他的话全都清晰地进入了真琴的大脑,但是,话语的意思却无法辨别。

会被告白的事,虽然在凛打来电话的时候就已经意会到了,但在之前——不管何时,真琴都没有想过。在大学的时候,的确有几个可爱的孩子向真琴告白,真琴那时才后知后觉「喜欢的感情是相互的」,以及自己的人气这种事。
「谢谢你,你的心意我确实收到了。」
真琴以温柔的声音对那孩子说。
他的脸上是招牌式的、非常「真琴」的笑容。
「不过,很抱歉。绝对不是在否定你、只是……岸边桑,你也明白吧?自己的目光只被那个人所吸引的感觉。」
尽管说得委婉,但那孩子——明白的。不管是真琴拒绝的姿态也好,只被他所吸引的心情也好……明白的。
岸边很是大气地笑了。
尽管眼里带着泪光,却还是勇敢地说道,「我明白了。希望前辈的恋情顺利……谢谢你。这样,我也好给自己的心情画个句点了。」
真琴当时还在心中苦笑「顺利什么的,不可能了吧」,但突然间,这样的祝愿居然快要实现了。

假的吧。骗人的吧。
凛的话语如晚风一般,刺得真琴的眼眶湿润了。但同时,带来了喜悦——如同犹在枝头的樱花花苞,一夜之间凛然绽放,那清香席卷了空气、掠夺了视线和气息——被这样的喜悦攫获了。
已经分不清,到底是什么感觉了。绝非平静,也不同于感动、悲伤、惊喜等诸如此类的情感。言语在空中回旋,引出了无数的回忆——毫无保留、也触不可及。
迎着凛的眼睛,真琴展露笑颜。
——几乎让满树樱花都黯然失色的、那个笑容。

“我也、喜欢着你,凛。”

“我啊,是个胆小又固执的人,很难成熟地爱人。意识到自己的心情之后,我做的只是不停地逃避。不过,光是逃避,于事无补。”
“称满溢而出的感情为「春天的洪水猛兽」……确实。它的势头过于猛烈,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被自己的弱小阻挠着,无法坦然面对,也因此而痛苦。”
真琴的声音在描述痛苦时也没有疑虑,仍然充满了温和。

真的可以吗?

“不断地向他人与自己探寻「真的可以吗?」,也不停被温柔回应说「可以的」,……总算获得了勇气。——拜大家所赐,我能在这里、以更成熟的姿态来喜欢你了,凛。”

可以的。没关系。没问题。
言语多么苍白,言语又是多么强而有力啊。

不知何时,樱之幼苞已从微微绽开变为了盛放。
凛靠近他。
“……我们交往吧?”

真琴露出了更为夺目的笑容。薄绿的眼睛闪烁着柔和的水光,恍惚间还以为,那之中也有一朵樱花绽放了。

“好啊。”

恰到好处地,月色乍现。它投下的光辉,使得黑暗中的两人找到了彼此的唇。

「月色真美啊」。

拥吻的两人,心里同时涌起了这样的感慨。






真琴:不过……那个备注到底是……?
渚:(慌了)あぁぁぁぁ——我说啊,小真琴——!!这个就忽略不计吧~☆
真琴:(真可疑啊)



おわり




这个「おわり」超级想打!终于——!!
虽然写前几章的时候怀疑过「真的能HE吗」但还是做到啦!!!
#开放式HE#
今后也会寻找真琴的未来的。
另外、期待着阿官给真琴的未来。

大家一起、向着未来吧——

评论(6)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