アオト

【凛真】Save Himself In The Sea 8





私设如山注意♬
①はる也是因为腿伤而退役;
②はる国中时代虽然没有遭受校园暴力,(倒不如说,如果不良生们要求遥进泳池,遥一定毫不犹豫脱掉衣服入水好吗……这么看来,被吓到的反而是不良生们啊)但也因为性格略孤僻而遭到暗中的排挤,遭遇了冷暴力……。
③遥目前在向着成为厨师这一方向努力wwww
~虚构虚构纯属虚构www只是个人妄想产物~

以上也没问题的话,请继续www





PART.8

“そう、そう,就是这样。ほら、不是做得很好吗。”
真琴正在泳池的水里教导一个孩子游仰泳。那个孩子成功了。
遥注意到那个孩子的眼睛——和那时的真琴 一样,是畏惧着水的眼神。

“あぁ、はる——!”
真琴看到了遥。
“试着用这个姿势游一个来回看看。没关系,一定做得到的。”真琴对那个孩子说。
孩子游远了——泳姿还算标准,不过仍然带着胆怯。
“呦、はるじやん,你来了。”
真琴还在水里,走到泳池边,仰视岸上的遥。
很难能这样俯视真琴。
遥心里乱七八糟地想着。
“嗯。”过了一阵遥又说,“那个孩子、是叫凉介……来着?已经游得有点样子了嘛。”
“是啊。一开始怎么也不下水,后来肯下了,又不敢游蛙泳,害怕呛水。……现在能游成这样,真的很厉害哦。他非常努力了。”
真琴露出温和的眼神看着凉介折返。
“加油、凉介くん!就按这个势头,一口气游回来!”
真琴的声音。
“……”
凉介最终没有一口气游完全程。
他在半途停下动作,站在水里,胸口起伏着。
但真琴仍然看着他。凉介明白那个眼神的含义,再一咬牙,以仰泳游完了全程。
“干得漂亮,阿凉。今天做的非常好。”
真琴拉住凉介的手,对他笑着。
“上岸调整一下吧。”

凉介裹着浴巾坐在一边。
遥和真琴也坐着,真琴正喝着瓶装水。
“阿凉的进步很快……总让我想起怜呢。”
两人沉默地坐了一会儿之后,真琴突然这样说。
“当时,怜刚来游泳部的时候,完全不会游泳,大家都很苦恼呢。但是,那样的怜,学会了蝶泳。看到怜用完美的姿势、像蝴蝶一样游完一个来回时,心里不由得涌起了感慨。现在想来,说不定就是在那时,我潜意识里产生了「想要再看到那样的泳姿」的想法呢。”
说不定在那时,就已经为真琴日后的工作埋下了种子。

“这样的工作也很适合你。”遥说,“目前为止,一开始就能听懂我的人,只有你一个,真琴。”
“因为我一直都和遥一起嘛——从幼稚园就是了。”真琴有些无奈,“小遥一直说「水是活的」,大家虽然慢慢地就能理解,但最开始就这么对新人说,也太抽象啦。”
“……他们并不懂水。”
“まぁ、まぁ。说不定换一个说法,他们就能明白呢?有可能只是那个理解的点没有到位。”
“……ねぇ、真琴,”遥没有接话,而是把话题一转,“一会儿去我家吃饭吧,我有想告诉你的事情。”
“好的。”看着遥的眼睛,真琴也以认真的口吻、如此说道。

黄昏之间。
告别了凉介之后,两人走在路上。
海面如同镜子,倒映着布满瑰丽晚霞的天空,呈现出无比炫目的暖光。
真琴思绪乱飞。他想着——海面上的光辉,说不定就是即将逝去的暮色的精灵。

并非错觉,和真琴间的沉默都是柔和的——如同被夕阳残光所笼罩、包裹着。

遥一路上努力整理思绪,组织语言。
该说,遥本来说话就直来直去,话少但精简;真琴则是非常柔和而透彻的说话方式——遥多多少少受到了影响。

到家以后,遥做了炖菜,用盐煎青花鱼做配菜。真琴在旁边打下手。说实话,真琴现在厨艺大有进步,遥功不可没。
家里人又不在家。

两人都放下筷子说「我吃饱了、多谢款待」时,遥感到这是个好时机。
“真琴。”
“嗯?”
“想稍微说点事情,可以听我说吗?”
“请说。”
真琴这时候总用敬语。虽是细微之处,但让人感觉很好。
“真琴、一直以来,我都很感激你。”
“遥?怎么突然说起这个。”
“……我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——从幼稚园起就一直在一起,到国中、大学,乃至进入社会……渐渐地感觉到了这样的友谊的珍贵。但、对于我而言,这同时也是像呼吸一样自然的事情。就像对米饭感激一样,总有点奇怪。”
“遥……”
真琴的表情有点儿吃惊,他薄绿的眼睛睁大了。
“虽然有时候很唠叨,非常吵人,也很记不住别人的话,”遥说,“不过,并不讨厌。”

“はる……尽管能明白你的意思,但被说「吵人」这点,真让人高兴不起来呢。”

“总、总之,我想说,真琴——”

“如果有想要追逐的、非常喜欢的家伙,不要大意、也不要踌躇地去吧。”

真琴的脸色变得苍白了。
“……你果然知道啊,はる。”

“嗯……毕竟一直都在一起。”

“本来、想瞒到最后的。”真琴保持着镇定,但他的手开始颤抖了。遥明白真琴此刻正进行着激烈的心理挣扎,“……已经到最后了吗。”
真琴以虚弱的声音、如此喃喃道。

“和你想的可能有出入……不过我不是想责怪你。我没有这样的立场、真琴。这次请一定要听我说完。”

真琴抬眼,微弱而苍白的、电灯的光芒在他眼中变得摇晃不定了。

“——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,真琴。当我得知你的心情之后,我真的……非常愧疚。我无法用「不知者无罪」这样的说辞来安慰自己。连这点都没注意到的我,简直太差劲了。”

“はる……”

真琴感到自己似乎只会发这两个音了。他张了张口,平日里的安慰话此时一句也说不出来。

“这不是你的错。”

真琴总算说出了一句——伴随着苦笑。

遥也抬眼直视真琴。

“这样的心情……不管什么时候,都想要拼命隐藏。”
真琴声音发颤。他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。
“我知道的——はる会因为这个非常困扰。……我知道、所以……”

遥听到这样如在哽咽一般的声音,忍不住看向了真琴的眼睛。但没有泪光一类的东西、真琴只是苦笑着。

“……真琴,那这次为什么就不知道了呢。”

“……?”

“我现在心里在想什么,你为什么就不知道了呢?”

“——我今天下午去找了凛。”

遥垂下头,声音低了下去。

“凛和你非常相似,真琴。都是被这样的感情困扰而裹足不前的家伙。”遥猛地抬头,“为什么这次就不明白了呢、まこと?感情、迷茫和权衡、最优解……根本做不到的啊,隐藏心情这点。”

“小遥。”真琴突然叫了他的名字,“小遥的心情,也没法隐藏啊。你对凛投注了超出你自己想象的心情这点……也许你没有发觉,但我知道哦。我不想做让你困扰的事。”

“——喂、真琴……”

遥以为他还是死脑筋。

“其实很痛苦吧。”

「不是的。」

遥心里突突作响。

突然被说中的时候,遥下意识反驳——

“不是的——”
遥意识到自己说出了肺腑之言。他忙添上一句,“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
真琴露出了透彻的、仿佛能洞悉遥的眼神。遥不禁移开目光。

“小遥,”真琴换上了极其耐心的口吻,“你这样做,将会把和凛情感上的羁绊斩断吧?你们因为什么而分手,我并不清楚。不过、那段时间小遥心神不宁的,我知道哦。”

“…………那是因为,我知道了你的心情。”

“我感觉到了。小遥你、藏不住事呢。”
真琴轻声说。
“……对凛的心情也是……我们都是这样。”

真琴从未优柔寡断到这种程度。

遥也同样。
感情这家伙,让人很为难啊。

他们都用透彻的眼神看着彼此。
良久,遥开口。
“——感到寂寞无可厚非。”

“我当然对于把你和凛联结起来的事感到过不安、真琴。我担心那时候——和你也好、凛也好,都将越来越疏远。”遥的心脏仿佛被不可见力攥紧了,“……不过,在和凛谈过之后,感觉轻松了一些。羁绊不会消失、联结起大家的线都没有断掉。大家的心、最深处的感情,都一直被这样的羁绊所连接着。这样想着,即使寂寞、短期内觉得不适应,也都无所谓。”
“——真琴,没有人能说「我从未伤害过朋友」,我不能,你也同样。不过、所谓朋友,正是这样的——互相包容、有矛盾的话相互沟通、协商。反而是无限的单方面退步、无限的忍让,会造成更为严重的问题。”
“去告诉凛吧。——感情也好,困扰也罢,去告诉他吧。”
“这次换我来支持你,真琴。”

就如同过去、你对我所做的一样——
从感情之海中拉起挣扎已久的你。
ねぇ、真琴,我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就像对米饭、空气、干净的水、朋友、笑容道谢一样,总有点奇怪。
因为一直都在身边,一直都接受着这份温柔,我不大明白它有什么珍贵之处。
直到到达充满饥饿的区域、污染区、沙漠、被不断欺骗的情感之海、冷漠而不耐烦的人群之中时,才会知道一直以来觉得「理所应当」的东西是多么珍贵。

“我无所谓的、真琴。”
“随你喜欢的去做吧,——自由地、温柔地……拿出勇气,我会一直支持着你。”
“不只是感情。还有面对未来的勇气、面对他人的勇气、面对变化的勇气、面对大海的勇气、面对外界负面信息的勇气、面对伤痛的勇气、面对这个世界的勇气——”
“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啊、所以,我会一直支持着你。”

遥没想到的是,他眼眶一热,视线变得模糊了。

“你一直以来的支持,让我度过了那样多的温柔的时间、度过了被人不断排挤的国中时代、度过了辉煌之后最终趋向衰落的那段时间。——被给予了这样多的勇气的我,一定得回礼才行。”

真琴沉默着站起身,朝遥走了过来。
“……真琴……”
“……谢谢你,はる。”
真琴的眼睛也发红。
“我、非常迷茫。”真琴靠近遥,“……对自己、对未来、对感情——甚至是对遥都是。觉得自己快窒息了。很多次都已经感到「撑不下去了」、「真的不行了」、这样。”
“……谢谢你,小遥。”
真琴拥抱了他。但遥反而被他宽慰了。

真琴曾经反反复复做着一个梦。
梦里的自己、在冰冷的晦暗海水里不断下坠。他每次伸出手,从指缝间溜走的、只有水、冰冷的水、黑暗的水、带着他全部恐惧的、无法逃脱的海水。

这时、他的手被紧紧抓住了。

“这样真的可以吗?”

保持着这样的心情、可以吗?
持有着这份迷茫、可以吗?
可以吗、我自己的存在本身?

“可以的。”

回应的声音如此之大、如此之坚定——
已经无法分辨、到底是遥的回答,还是自己心底的声音了。

真琴被拉了起来。——他的视野所及之处快速变化,变得越来越耀眼、蔚蓝。
伴随着溅起的水花,他浮出了困扰他已久的水面。
——能看到、海面上波光粼粼,光辉在海水上跳跃着,如同光的精灵。何其美丽啊。无比蔚蓝而平静的海面、有一两只海鸥盘旋着。海水如同光线一样温暖柔和。

视野中、似乎只剩下了这片无尽的、充满柔光的大海。

TBC

尾声:十分抱歉——!这明明是篇凛真,遥的戏份却这么多……已经在反省了。
凛真两人一定能成——!遥已经尽力撮合他们了(?

凛真一定加戏加戏www
遥在其中起到了推动作用,也在拼命把两人联结起来……下章告白吧☆



评论(2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