アオトス

【凛真】Save Himself In The Sea 6

又看了一遍原作受到了感染……大家都是天使——!!

这里描写了凛不游泳了的原因。嘛、也就是辉煌之后的衰落过程。这时候凛的心理活动让人很动容啊wwww


PART.6

“真是的、哥哥!”江叫道,“既然回来了,就帮着做家务啊。”
凛正躺在沙发上,脸上扣着一本运动杂志,百无聊赖。
“真吵啊、江。”
“哥哥才是,从昨天开始就是这幅样子了。振作一点啦!”
“……ねぇ、江,”凛把杂志拿下来,认真注视着江的眼睛,“你觉得,鲨鱼离开水以后,如果想活下来,该怎么做?”
“……别躲开我的话啦,哥哥。…怎么突然问这个?”
“——那个,昨天在播关于鲨鱼的事情,总有点在意。”凛示意电视。
“嗯、我想,就像人不能离开空气而活着,鲨鱼也离不开水吧?”
“……”凛表情没变化,又把杂志扣在脸上,头枕着双臂,没动静了。
“——哥哥!!”

——鲨鱼,离开了水。
他在上一年感到了腿部的不适,以为是小毛病,并没有在意。
第二年,游泳比赛中险胜。
第三年,失利。被对手拽着衣领吼,「喂、你小子少瞧不起人了!」
凛已经明白了,自己的身体所传达出的征兆。他开始翘掉练习,给宗介和似鸟添了许多麻烦——不过,两人隐隐察觉到了不对劲。

——在仅他一人的泳池中,他试着再次下水,感受过去一直持有的那份对水的直觉——所幸这份天赋没有随着腿部力量的离开,弃他而去。
不过,作为游泳选手,松冈凛江河日下。
这份糟糕的心理负担,他还没有对谁说过。
「这样就好吗?」
凛心里的影子又从他晦暗的心情里钻出来,这样问道。
“……谁知道。”

「发生什么了吗,凛?」
真琴昨晚直率地注视着他的、绿色的眼睛。
月光的影子同样投射到真琴身上。
不可否认的是,那时他猛地涌起了一股倾吐欲。
——想要说一说,正搁浅在岸边、奄奄一息的鲨鱼,对着海里的虎鲸求援的故事。

「算了吧,算了吧。你也知道……」
影子轻轻地在他心里,用摇曳着的颤动声音如此重复。
「你也知道——真琴他,没有必要接受这些。接受你的痛苦、迷茫、遗憾与恋情——」

ねぇ、教えてよ,まこと。
这样的自己,能走向怎样的未来?

感觉自己、从回来那天起,喝酒喝个不停啊。
再次揉着因宿醉而通红的眼睛,真琴对着镜子,懊恼地想。
“啊、早上好,哥哥。”
“嗯、早上好,莲。”
莲却盯着他半天,鼓起脸颊说,“我是兰啊、酒鬼哥哥。”
“……!啊啊、抱歉,没有看清楚呢,早上好哦,兰。”
仔细端详,发现并不是自家双胞胎的恶作剧,他确实把兰错看成莲了。
“太过分了,哥哥!不要被酒精荼毒了!”
“抱歉、不要生气了,兰。——不会有下次了,我保证。”真琴露出充满歉意的笑容。
“哥哥,这话可要好好记得,我下次会监督你的。”
“嗯、一定会记得。”
真琴从未在承诺的完成度上掉下来过。换言之,他注重承诺,也遵守承诺。
兰信任着真琴。

兰和真琴在谈笑间洗漱完毕。
真琴厨艺总算有了突破,所以兰和莲的早餐目前由他来做。
热腾腾的蒸汽冒上空气,模糊了真琴的镜片。短暂地擦拭之后,真琴再次戴上。
他朝莲的房间喊道,“早餐要好了,莲、最好快点起床哦?”
隐隐约约传来了莲的细微声音“好——”
“哥哥,我告诉你哦:莲昨天熬到凌晨才睡呢!”
“——那怎么行?你们正是需要睡眠的时候啊。莲他——难道说是在熬夜看终端吗?”
兰看起来不像对莲的行为、而是对真琴的话更不满,她说道,“也没那么严重吧,哥哥?虽说莲熬夜得有点过火,但也不用这么戒备呀。”
她小声嘟囔了一句,“怎么连哥哥都这样。”
真琴无奈。

“我们出门了——!”
兰和莲吃完早饭,匆匆离家去赶学校的迟到时间。
“路上小心——”
真琴边洗碗,边回应道。
不知不觉、已经是高中生了——兰和莲。

「在我高中的时候……」
真琴追忆。
「几乎一整个夏天,都和遥一起泡在水里,进行各种竞赛,过得很充实、很开心。」
「和凛和解之后,甚至还去了鲛柄。真怀念啊。也因为这个,认识了就读于鲛柄的、凛的朋友。」
不禁露出了笑容。
「那么现在……?」
真琴的笑容慢慢消失了,化为了沉思般的表情。
「从什么时候开始、联系着大家的纽带,开始松动、脱节,甚至是断裂了呢?」
「原本热烈而高涨的自己的心,不知何时已然冷却了下来、成形了。」
「“努力追寻着未来”这样的事不会有错,但要向哪里、向着谁而去,我还不知道。」
「……啊啊、水里的怪物,至少能通过游泳来逃脱……生活却不行、恋情同理。本以为已经变淡了的心情,卷土重来,强烈得不可思议——想见到凛。想看到他游泳时的身影。想告诉他一直以来深藏着的喜欢。想和他一同走向不可预知的未来。」
「…………」
「……不行。」
「不行啊。」
「小遥的心情我是知道的——我基本都猜的中呢。他面上什么都不说,其实心里很清楚,小遥就是这样的人。会让他感到不快的事,我不会做。」
「身为长子——母亲不时流露出的担忧我一直看在眼里。あぁ、如果知道了我的事,她会说些什么?……对此感到恐惧。」
真琴停止了动作,猛地感到了四周袭来的压力。

「…………」
真琴对着心里的凛的身姿轻轻说道——
「真辛苦啊。明明只是喜欢着你。」

“——哈啊?!现在去游泳吗?!”
“是个好主意吧、小真琴!”
“赞成。”
“连遥都……!绝对会感冒的,渚、遥!现在才初春啊!”
“真琴前辈说的没错。”
“怜……”
“小怜~!有什么不好~!”
“现在这个时节,别说室外,就连室内泳池也要再过个一周左右才会开放吧?”

空气寂静了。

“……说得也是啊。”
“……”遥没说话,但整个人都散发着沮丧的气场。
“总算明白了?去别的地方玩儿吧?”
“——!等等!我想到了!”

渚突然振作起来。
“……有种不好的预感啊。”
真琴如此吐槽。

“哈啊——?游泳?”
凛站在家门口,挑着眉毛。
“小凛的话,是在专门的恒温游泳池训练的吧?可以让我们也一起吗?”
“……总觉得一次性带这么多人去,会被骂的。”凛抓了抓头发,“也不是不行、不过——”
“「不过」?”
“你们游的话,我不奉陪哦。”
“哎、为什么?如果小凛不参加,就没意思了。”
“凛……?”
真琴注意到了凛腿上的不对劲之处。
“……前几天弄伤了脚,正在养伤中。看。”
凛蹬掉酒红色的鲨鱼头拖鞋,露出了脚趾。
“——呜哇?!没事吧、小凛!”
“虽说莫名其妙就烫伤了脚……不过现在已经没有大问题了。”凛随后嘟囔说,“因为这个,被宗介骂惨了。”

“暂时在鲛柄练习,直接去鲛柄就是。”
凛穿着拖鞋,边走边说。
“凛、抱歉,你受伤了、却还提出这样的要求……”
真琴满怀愧疚地说。
“不,走路没问题,只是还不能游泳。在家里老被江唠叨,蹲得都快发霉了。”
“是吗——”真琴几乎是习惯性地笑着,“真遗憾,看来要等到赛季才能再看到凛游泳呢。”
“小凛每年的比赛大家都在认真看呦~”
“哦~!感谢支持、今年也多多关照。”
而整个过程中,遥散发着春暖花开的气场。真琴明白他对于水的热爱复苏了。

“——哈啊?!不是给你说要静养吗、凛?!”
宗介一看到凛就大吼着说。
“打扰了——”真琴轻轻说着。
“已经能走路了。宗介,再在家里待下去我就要发霉了。”
凛说。
“——呦~!小宗、好久不见!”
“——喂喂、这一大群家伙是怎么回事啊、凛?”

遥和渚已经脱衣服进泳池了。
“遥——!”
真琴去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。
“抱歉、因为大家都很想游泳。但初春的话,在室外游太冷了……”
真琴解释说。
“好歹提前打个招呼啊。——不过,这次就算了。”
宗介无奈道,算是默许了。
“谢谢。”
“非常感谢、宗介前辈。”怜也在阻止渚无果后,对宗介说。

“——?真琴、不下水吗?”
“……稍微等一等。”
真琴说道,额发扎在泳帽里,他的表情一清二楚。
“凛、如果有烦恼的事、跟我说说也可以哦?”
“……”凛只愣了一瞬,但真琴捕捉到了。凛恢复一贯的表情,“你今天怎么了、真琴?没事的、快去吧——!”
泳池里的大家,正等着真琴。
又是那个笑容呢、真琴。
真琴走向泳池时,耳根都已经红了。
「在说什么啊、我……」

「而且、如果和凛太过靠近的话——」
「会变成什么样、我还不知道。」
「只是久违地和大家一起游泳、就得意忘形了……」

“真琴。”
“……嗯、嗯?什么事、はる?”
“能和大家再这样聚在一起游泳,我非常开心。真琴也是吧?”
真琴只是笑了。
“——是呢。”
“要好好享受啊。”
遥这样说完,纵身游开了。
那身姿很美丽——也许只有用「美くし」才能形容吧。
“真的很像海豚呢,はる。”

过去的、以为已经忘记了的事,再次回到了这里。
暂且忘记全部的痛苦与迷茫,今天、就好好享受吧。

TBC

间歇性发力爆字数www

评论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