アオト

【凛真】Save Himself In The Sea 4

#凛#视角。
终于……!不过这篇节奏很慢,我不想让凛/真琴的情感线很突兀(本来就是写的情感相关),所以是从凛某一天的情绪状态开始入手的、可能有点不知所云……不过不过!后来会解释清楚的(´▽`ʃƪ)
以及终于决定好了,这一篇是HE
心意相通的那种#HE#

#鲨鱼#的象征意义、大家明白的吧?( ͡° ͜ʖ ͡°)✧

PART.4

初春的夜晚。寒冷的天际正闪烁着星光,却因一片黑云缓缓地飘过去,而被遮了个严严实实。
凛在自己家里。
他正耐着性子翻着mail。除了宗介气势汹汹的「你在哪儿、凛」、还有似鸟的「前辈、你在哪儿啊」。两人间性格的差异清晰可见。
被激起了心里的烦躁,他丢开终端,双臂枕着后脑,仰躺在沙发上发呆。
电视开着。凛回家后做的第一件事不是上厕所就是开电视。
凛每天接收的信息好坏掺半,在那样的大环境下可以过滤掉,但他做不到彻底抛开——如果有人做得到,凛认为、「不是神就是自恋狂。」
独处的时候——尤其是四下无人的寂静部屋里,这些话都会回到他这里,他不胜其烦。
“这些被残忍割掉鱼鳍的鲨鱼,会被丢进海里。但通常情况下,失去了鱼鳍,它们无法进食,会在饥饿和痛苦中慢慢死去。前后大概要一周时间。”
凛闻言一愣。
他猛地抬头,发现是电视正在播关于鲨鱼捕杀的纪录片,以此号召人们拒绝食用鲨鱼鳍。画面正翻涌着血淋淋的海水,以及竟然无比脆弱的、被丢回海里的鲨鱼的影像。
凛打开电视,是为了使声音充满寂静的部屋、与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声音相对抗。
不过这次似乎行不通了。
这个别有深意似的捕杀鲨鱼的纪录片中的、平静叙述的嗓音不偏不倚地击中了他的痛处。
“吵死了——”
他低低吼道,声音们霎时间消失了。
他按下了开关键,电视里痛心疾首的人脸也消失了。
——吵死了。
他想起了真琴的脸——准确的说,是「笑容」。
如果要选择和谁谈谈心、毋庸置疑,别说是凛,大家都会选真琴吧。因为不会受到言语攻击、不会被嘲笑或是轻蔑,真琴#绝对#不会做其中任意一种。
「想要说什么呢?」
凛的心中跳出一个影子,这样问他。
「真琴啊、很久没有联系过了。他会接电话吗?就算接了,突然被倒入本属于别人的压力和痛苦——换做是你——」
“我可能会想揍他——太莫名其妙了,感觉像被当头泼了冷水。”
影子发出了打响指的声音,“没错,所以算了吧。”

他一直欣赏真琴。
他的这种感受只增不减。——与其说凛是欣赏真琴的成熟性格、倒不如说真正的「凛」和真琴很相似。
本质类似,性格却迥异。

TBC

@羽熙
第一个给我留言的人www
非常感谢*٩(๑´∀`๑)ง*

评论(2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