アオト

【凛真】Save Himself In The Sea 3

补了剧场版的国中真琴
小可爱啊www他怎么那么可爱www
受到官方的真遥的一万点伤害,想要描写一下真遥相处模式,然后为将来遥的助攻做铺垫(´▽`ʃƪ)
这一章依然没什么进展,凛君将在下一章出没www
下一章想写凛的视角www敬请期待www

PART.3

也几乎是同时,真琴发现了遥对自己的「疏远感」。
并排而行的时候,遥也都侧过头不看真琴,空气也很尴尬。
大概是遥藏不住事的直率性格作祟,真琴清楚地感受到了。
「遥、有什么苦恼的事吗?跟我说说也可以哦?」
「没有。我没事,真琴。」
「如果遥有哪天想说了,随时都可以哦。」
真琴今天穿着白色的T恤——上面写着「ここにいるよ」。他觉得很适合真琴。
我在这里哦。
真琴一直给人这样的感觉。没有滞留、也没有原地踏步,却一直给人以在「坚守」的错觉。
「……嗯。」
喂、真琴。
不要勉强自己啊。
遥轻轻地在心里对真琴、这样说道。

不论如何,他们的大学生活结束了,生活却仍然继续向前、不疾不缓。
这时的很多事都改变了。——比如说遥。
「喜欢感受水」——在遥的行为准则里被去除了一般,真琴再也没听到过了。
「哪怕只是一点、希望抓住一点不变的东西」真琴心里这个微小的想法被现实拉大了,遥的变化让他颇感遗憾。
还有一点、「喜欢凛」的事实一直没有改变。

不知为何,这一既定般的现实有时让真琴感到舒心、甚至是庆幸。日复一日的「温柔待人」开始使他疲劳,已经顾不过来了。
「因为现实而感到疼痛也是没办法的事。」
他虽然这样安慰自己,却也是治标不治本。进入人生迷茫期的真琴、极力从外界寻求喘息之机,稍微寻求一些继续下去的勇气。
总而言之,真琴正处于名为「人生」的大海之中,已经精疲力尽,快要溺毙了。

渚毕业之后也来到了东京念大学,遥和真琴当天去接他。渚看到他们时、原本紧绷着的脸瞬间放松下来,露出一如既往的笑容向他们打招呼;这让真琴很感慨。
“小真琴才是,「温柔」这点倒是一直没变呢,真是太好了。”
他们在租的房子里招待渚。饭后渚跑来厨房帮真琴洗碗的时候,这样说。
在此之前真琴只能通过mail联络渚,导致他现在一和渚说话,条件反射就能想象出他mail上与之对应的颜文字。
当时的渚,由于初来乍到,人生地不熟,渚暂且和他们两人同住;渚很多时候都是活跃气氛的那个。真琴和遥的组合很稳定,不过也是那种相对比较平淡、波澜不惊的。以至于渚都吐槽说两人属于「心灵交流」,除了吃饭的时候,可能一整天话都说不上几句,遥面无表情、而真琴对他一笑,两人间的交流就算完成。
遥泡浴缸的习惯渚一直有听说,现在总算亲眼见到了。说实话,大早上的,睡眼惺忪地进入浴室准备洗漱,却看到浴缸里坐着一个人——可怕。第一次见时渚确实吓得不轻,真琴听到声音赶忙跑过来,极其熟练地把遥从浴缸里拉出来。可见真琴已经见怪不怪了。
「怖い(可怕)。」渚头一次对真琴用上了这个词。

一起住得久了,渚不禁想「如果不是知道真琴喜欢凛、恐怕真的会以为这两人是在交往中吧。」

不过渚还是发现了端倪。
为了租房子的事情,渚曾经找真琴要了一些真琴熟识的不错房东的电话号码。
当时真琴正忙,让渚自己翻他的手机,告诉渚房东们的电话在通讯录一个独立的分类里。
渚注意到、真琴的通话记录里,和母亲的通话是最多的,其次就是和渚,其他的诸如「怜」「郁弥」「天天老师」等名字则再其次,「遥」的名字反而位列倒数,不过要打电话的话,往往会一连打好几个,似乎是遇上了找不到人的紧急情况。
没有凛。
不是说没有和凛通过电话,而是凛的电话没有备注(渚能背出凛、真琴、怜、遥等的电话),且只有寥寥可数的几个电话。
“小真琴……”

长时间的分隔两地、鲜少交流,却仍然暗恋着。渚暗地里非常为他们着急、也仿佛切身体会一般,心头涌上苦涩。

说起暗恋啊,渚心想,真的遥遥无期。

评论(2)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