アオト

【凛真】Save Himself In The Sea 2

收到了第一条回复开心www
真琴的心态太难写了很容易崩,所以干脆来了个侧面描写www
希望诸君喜欢。
(以及……结局大概是HE吧……还在想)
因为设定,所以前几章在虐真琴(。•́︿•̀。)
诸君……请不要慌张ww不会虐得太久的

PART.2

橘真琴——感到自己正在海水里。
衣服全湿了,紧紧贴在他身上。海水组成的波涛不断拍打着他的脸。
——送丧队伍里、幼小的自己。
他的恐惧复苏了。

“——!”
理所应当地,他醒来了。
第一反应,他寻找遥。
但遥并不在这里,真琴发现这是自己的家。——昨晚……喝酒的中途,他的意识就已经不清醒了,他记得和渚碰杯之后,渚还对他调侃怜。但这之后他就记不清了。
他感到后悔。不该碰酒精的,他自己喝醉之后的习惯他自己知道——这还是有次渚告诉他的:他喝醉之后会说实话,会说自己压箱底的心里话。
他忍着宿醉后的头疼,仔细回想。
“……不行。”
想不起来。他喝醉之后,多半是遥把他送回来的——他想对遥说的话、不仅数量多,而且非常令他为难地私密。他不希望遥知道这些罪恶的、不堪的话。
“不该喝酒的……再说,即便要喝,也不该那么没有节制。”

直到他做好一众弟妹的早饭、准备出门的时候,还在为之苦恼。

而七濑遥那边,也差不多。
不过他并没有像真琴那么多的弟妹,早饭只做自己的。——前段时间他还会连凛的一起做,不过现在已经不需要了。
他对此没有不舍、或是很多的抱怨。他和凛相处得还好,不淡也不浓,想做爱就做爱,反正遥就是这个性子。凛也类似,和遥交往,他虽没抱着「玩玩而已」这样令人作呕的心态,也没有要死要活地,总地说来,还好吧。

他沉吟片刻,想到了真琴。
「真琴会对他道歉的事,他知道是哪件。」

真琴是重要的朋友。遥心里一直是这样定位真琴的,虽然他从没说出口,不过他想真琴知道——他也确实再也没遇到像真琴这样的人了:温柔、同时极其圆滑。——圆滑?该说「会读空气」才对吧?——那么,很会读空气。
不过他和真琴之间——他意识到,有一道隔阂。不是凛。没错,这道隔阂不是「凛」这个人,而是真琴的心态。
事实上,这令他难过——真琴认为这样会伤害他。
他看到、这样的负罪感一直抓着真琴不放,不断把真琴的心拉远,拉得离他越来越远。有那么一次,他对真琴说「没关系、随你喜欢的去做吧,真琴」——他没想到会产生那样的负面影响。
就算被渚抱怨「小遥太不会表达了!这样的程度连小学生都办得到!」,他也无话可说。

真琴喜欢凛有一阵了,他回头算算,大概有那么几年吧。至少他和凛交往的时候,就已经是了。
「那还真是够久的啊。」
他默默想着——
但他又想起——大学的时候,他们五人——真琴、凛、渚、怜以及遥自己,曾经聚在一起聊八卦。
话题是渚挑起来的,那时候他和凛还没交往,渚和怜也没有——渚笑着说「其实我有喜欢的家伙哟」,然后他转过来问真琴「小真琴有没有喜欢的人呢?」
当时真琴露出笑容,回答说「还没有哦」,但遥注意到,他红到了耳根。
「是凛吗?——从那个时候起?」
遥心里暗自猜想。
「那,从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沉重的呢?」
遥想着,心里也苦涩起来。

从他和凛交往起?从那时候起?
他能理解真琴的心情,但说不上来地,又有点儿烦躁。
对于那份几近优柔寡断的温柔——

遥是在和凛交往途中知道的这件事。这也成为他和凛分手的一个重要推力。
该说心理作用真的害人——自从知道之后,不论真琴做什么,似乎都非常意味深长、并且令遥沮丧万分地温柔。这点一如既往。
导致最后凛都来告诉他「遥、你这段时间很奇怪」了。
无法坦然和真琴相处。
遥的感受是这样。

评论(3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