アオトス

【凛真】Save Himself In The Sea 1(凛遥旧情人、真琴暗恋凛的梗)

一个纠结的(伪)单箭头。

真琴从国中开始暗恋凛、而凛在大学生活后半段开始和遥交往。这个过程中真琴不显山不露水,没有表现出任何有关「喜欢凛」的迹象,所以凛遥两人都不知道。
怀揣着这样的心情的真琴渐渐对「即便如此还待在遥身边的自己」产生了厌恶,并由此衍生出「负罪感」。
真琴的心情被渚察觉、但被告知「请不要告诉遥或者凛哦」。
后来遥知道了、抱着「伤害了重要朋友」的沮丧感和凛对遥「不咸不淡的看似是恋情的执念」的不满,两人分手。
真琴的负罪感却没有消失。

不知道能写成什么样的一篇(伪)单箭头。
我几年前就喜欢凛真了,但始终过不去「遥」这个坎。索性就把这样的心情写了出来。
会努力给真琴一个不错的未来。
我欠着凛真的这个文一定会补上。
祝食用愉快。

PART.1

天气十分好。
凛系着条纹围巾,倚在栏杆边吃汉堡。
正值换季,乍暖还寒。春天——该说是「早春」——的身姿还非常幼小。凛的红发乱糟糟的,从围巾中露出了红色的发梢。戴得很仓促不说,之后也没有整理,给人以有点儿邋遢的印象。
他懒散地倚着栏杆吃汉堡的样子,加上那双眼角上翘得有些过分的眼睛,任谁都觉得他是个来找茬儿的。
不过也不要过于以貌取人、管中窥豹啦。事实上他在等着进店购物的友人——山崎宗介。
嗯?
凛的眼睛移向了两个过路的家伙。
——对方看到他,也吃了一惊。
“凛——?”
条件反射般地,对方叫道。
——是真琴。等反应过来时真琴离他已经很近了,他甚至看到了真琴被头发遮住半截的、戴着耳钉的左耳。
但这样仓促的见面,根本来不及打招呼。他们擦肩而过——这使得凛认出了真琴身边走着的家伙。
太尴尬了吧——真的假的。
凛短暂地挑起眉毛。
七濑遥——此刻正转过头同真琴说话。但遥的目光,和凛对上了。

(来自橘真琴的终端)
(真琴)“今天和遥出门的时候,遇到了凛。”

(渚)“——!!真的假的?!Σ( ° △ °|||)︴”

(真琴)“是的,不过遥……好像没注意到凛。”

(渚)“啊~松了口气w
也太巧了吧w小真琴吓坏了吧?”

(真琴)“也不至于被吓到。只是有点吃惊,也没来得及打招呼。”

(真琴)“凛倒是很元气呢。”

(渚)“诶——”

(真琴)“分手了之后,他们两人之间的空气一直很微妙。有点担心。”

(渚)“ 啊、啊~小真琴的表情、就算隔着屏幕也能想象出来呢。比起小凛他们,我更担心你哟。”

(真琴)“……”

(渚)“我上次也说过啦,小真琴,小遥不会在意这样的事的,你也没做任何有愧于小遥的事、不用有负罪感w”

(真琴)“……嗯、可能你说的没错,渚……
不过、你也知道——我做不到的。
他们两人、都是不想伤害的、重要的朋友。”

(渚)“小真琴——!
温柔是好事、但不能成为逃避的借口啦——!(。・ˇ_ˇ・。:)”

(渚)“「恋爱」与「友情」是绝对的两码事!喜欢谁也是不可控的、再说了,小真琴早在小遥和他交往前就喜欢小凛吧?这点我还是知道的哦!”

(真琴)“话虽如此、还是做不到啊。(苦笑)
怀着这样的心情待在遥身边,越是被推心置腹,就越是感到自己的心情是不可理喻的。就算鼓起勇气给凛告白——不论是被拒绝还是接受,我一定会从遥身边逃开吧……我背叛了重要的朋友。”

(渚)“小真琴……!!现在可是恋爱自由的社会啊——!大家从小玩到大,小真琴的心意一定能被小遥接受的——!˚‧º·(˚ ˃̣̣̥᷄⌓˂̣̣̥᷅ )‧º·˚”

(真琴)“嗯、家里来电话了,我去接。一会儿再聊吧?”

(渚)“好的ww”

(5 min later)

(渚)“小真琴~?”

(真琴)“啊、在的。是遥打的电话,问我要不要一起吃晚饭。就我们两个、渚要一起吗?”

(渚)“要来~!ヾ(✿゚▽゚)ノ
今天小怜不在家,我还在愁吃什么呢w帮大忙了www”

(真琴)“那太好了。是以前经常吃的那家,离渚的家也不远哦。我准备出门了。”

(渚)“小真琴可别告诉小遥我要来哦——?”

(真琴)“真有渚的风格呢。(笑)
放心吧,不会说的。”

“久等了、遥酱和真琴酱——!”
渚的脸猛地出现在了眼前。
“……!”遥被吓了一跳,“……晚上好。”
“好久不见了,渚。快坐吧。”
遥简短打了招呼。真琴则招呼渚坐下。相对于真琴和遥,渚的身材算是中等,肌肉匀称,金发下的红色眼睛炯炯有神,打量着遥和真琴。
“真是久违啦、像这样三人一起。”渚爽朗地说,“下次把小怜也叫上吧。”
真琴笑道,“说起怜、工作还顺利吗?”
“小怜的工作啊……完全、不行呢。他说要好好挽救——但我觉得,”渚一手撑着脸颊,一手轻晃着酒杯里的酒液,“恐怕救不回来了。小真琴,这句话要对小怜保密哦?看着小怜那么拼命的样子,这种丧气话、在他面前可说不出来呢。”
“该说不愧是怜呢。”
“哎——!没错没错!果然小真琴也这么觉得吧!小怜那样的性格,搞不好真的会出现奇迹呢——”
遥在一边默默吃菜,偶尔会插一句嘴,但如果话题抛向了他,会招架不住。这时真琴就会把话题揽过去。
渚心里清楚,遥无疑是享受三人间轻快的气氛的、但遥——过于不善表达,如果贸然插入话题,会使空气突然间陷入尴尬。说到底,遥是个彻彻底底的表达障碍——茶壶肚里煮饺子,倒不出来。
渚又想了想真琴:温柔真好啊~!但温柔的真琴、给人以“没有敞开心扉”“过度积压情绪”的感觉。他越是熟悉真琴,就越是清楚感觉到——真琴面上风平浪静,但压在他心里的所有负面情绪——不管是对黑暗大海的恐惧症、还是因为喜欢凛而产生的负罪感,从未消失过,像顽固的隐疾,始终污染着他的情绪、使他片刻不得喘息。
渚的心情也蒙上了晦暗的色彩。所幸此时三人的晚餐也差不多该落下帷幕了。
也忘记了是谁提议的、等他们回过神来,已经喝上了酒。渚想着“大概是我吧”;他头脑的一隅、冷静地剖析着遥和真琴,其余被酒精麻痹的部分则让他颇感不适。
就结果而言:遥最清醒,他走路甚至都还是直线;而渚其次,最惨烈的反而是真琴,踉踉跄跄地、脚下虚浮。但若用「烂醉如泥」来形容又不大贴切。
真琴的酒品是渚见过的人中最好的,连遥喝醉了都会说些不知所云的胡话,真琴却不会。真琴的毛病是、喝醉了之后,平时压箱底的、忍着没说出来的话,这时会全都说出来。到底是沾了酒精。
真琴会对遥说的话,渚心里有数——这些话,遥应该听一听。
三人在店门口道别,渚朝一个方向走去——这时他电话响了,是怜打来的。
遥则扶着真琴,向另一个方向走。

夜幕下,深深的大海如在沉睡——星星的倒影迷蒙地停在波涛的胸怀里,显得宁静而美丽。
风向不断变化,两人的衣服在春寒料峭中犹显单薄。
真琴的思考回路似乎没能跟上他们前行的脚步;他费了好一会儿功夫才认出遥。借着过路即将打烊的店铺的灯光,遥能够看清真琴脸上的表情——以及因酒精的刺激而泛红的眼角。
看起来和平时完全不同——甚至可以说「有些狼狈」的真琴,努力发出声音。

“……遥……”

真琴的声音极其微弱,如果不是周围一片寂静,恐怕遥也听不见吧。

“对不起……真的……但我——”

遥听着,心里却晃晃荡荡地,似乎被星星的倒影吸了进去。

“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真琴会对他道歉的事是什么,遥心里有数。
这时风向又变了。吹着海风——越来越冷了。喝醉后的真琴体温很高,遥得到温暖的同时,又不禁叹息。

“那个、真琴……”遥说道,但他发现,自己什么都说不出。仿佛被语言之神掠夺了言语一般,卡在喉咙里,却什么也说不出。

星星消失了。云层移动过去遮住了它们——大海再度变得深邃无比。昙花一现的、美丽的星星的亮光啊。

“——真琴、随你喜欢的去做就好——”

遥总算从语言之神那里夺回了他的语言能力。

“我无所谓的,请不要在意——”

你是我很重要的朋友啊。
遥也看到了——真琴的心理挣扎也好、痛苦也好——无法视而不见。
和凛的事、真琴从一开始,就表示支持。
没有冷嘲热讽、没有说「真恶心」的话,甚至连真琴对他的态度,也从未改变。
遥之前从未想过「恋爱」之类的事、现在也一样,也因此常被说是个「既来之则安之」的消极处事者。和凛也一样。他们谁都没告白,慢慢地、被不可见之力推动着,汇集到一起。
而和真琴的友情,是他们互相联结起来的。因而珍贵。

真琴的家离这里不远。
他的弟弟妹妹基本上都认识遥。而当真琴的弟弟睡眼惺忪地开门时,非常惊讶。
遥也进到了真琴的家中、待到了凌晨三点才离开。宿醉很危险。他就见过一个家伙,中午去应酬,喝醉之后闷头大睡,大家以为没事就随他去了;结果那个人睡了一下午,大家去叫他的时候,身体都硬了。连救的机会都没有,就那么轻易死掉了。
真琴过去从未喝成这样之后回家,他的弟弟束手无策,只能由遥来做。
真琴的呼吸正常,遥醒了醒瞌睡,默默离开了。这时已经是凌晨三点。
星光极亮,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气。
遥唯一感到遗憾的、就是真琴醒来后,不会记得他们今晚的对话。

TBC

总之先放一段。节奏有点快、希望不会影响阅读。
诸君如果觉得还不赖、欢迎留言www
也欢迎提建议~!(๑´∀`๑)

评论(2)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