アオト

[高绿]樱花纷飞时 PART1

大概是#平行世界#这样的设定,小高尾做的清醒梦偶然与某一平行世界相连的伪科学设定。
OOC有,神逻辑有,胡说八道有。
#看设定就不可能HE系列#
#然而真HE系列#
#HE#
#HE#
#HE#
小天使们不要被#伪死亡梗#吓跑辣(尔康手
其实文跟「樱花纷飞时」这歌没什么关系……

虽然不是小甜饼……还是混着玻璃渣的清汤……
因为这一篇已经写完了,先发PART 1看看……
第一次发文炒鸡紧张qwqq
咳咳,如果以上乱七八糟的设定能接受的话,请继续→
祝食用愉♂快



《樱花纷飞时》

PART 1

    虚妄而眩目地,光落在垂枝樱上的一瞬。狭细的轻响随光亮隐约可闻。
    高尾坐在樱树下的长椅上,那双眼睛发出奇异而冰冷的锐利光芒。
    他并无赏樱的兴致,嘴里发出旧家具弹簧压缩时特有的闷响。
    “所以说…真相到底是什么?”
    “出人意料地简单哦!”
    两个穿着附近高中的校服的女子高中生在高尾对面的长椅上坐着,正窃窃私语。
    “真是的,就别卖关子啦,告诉我吧!”
    “是因为温度啦,温度。不过,你不觉得他真的有鬼怪跟随吗?超幸运不说,连‘温度’这个答案也很难解释全部疑点……”
    “说到底,这种东西真的存在吗?如果可以,真想见见呢。”
    “恐怕你到时候会被吓得晕倒!学校里流传的怪谈不就是吗?据说……”她压低声音,“我们学校,真的死过人!”
    “那有什么奇怪的。”
    “死过人确实没什么,关键是那个死者是被囚禁在旧校舍里,遭强(暴后再被杀害的……死者可是男性!”
    “听你这么说,好像有点熟悉……啊,对了,真央转学前跟我说过。”
    “真央?那是谁?”
    “C班的绿间真央,有一头绿发的那个。”
    “哦哦,是那个人。她原来是叫绿间真央啊。感觉超恐怖的,那个人的气质——总觉得哪天她会发狂杀人都不奇怪。”
    “她还是很好相处的。比起那些八方美人,她可要率直多了。只不过……她有着巨大的伤痛。樱枝,我们刚才说到的那个被残忍杀害的男子——就是她的哥哥。”
    “什么?”
    此时她们对面的长椅上,黑影猛地站起来。两个女子高中生被吓了一跳。那是个拥有疯狂目光的成年男性,樱枝头皮发麻,紧张地注视着他。所幸他仅仅是瞪了她们一眼,随后离开。
    “怎么回事啊,那个人……”樱枝惊魂未定。
    杏则是脸色苍白:“根本没有注意到那里还坐着人…虽然只有一瞬间,我还以为那是真央死去的哥哥的亡灵……”
    樱花树下埋着尸体。

    “高尾那家伙,最近居然连篮球部活都翘了。”
    “那也没办法,毕竟……”
    “——绿间,死了啊。”
    “难以置信,他不是一直很受他那套‘天命’眷顾么……”
    “我也是。他虽然一直很任性,但至少不是应该像那样死去的人。”

    “今天、高尾君又来了。他拜托我把哥哥的照片给他。要那种有笑容的。他非常憔悴,消瘦了不少。与他对视的时候,产生了奇怪的恐惧。”
    “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警方说他们正在排查,但又听说现场被洒了漂白粉,DNA取样很困难。为什么哥哥会遭这种罪……”
    “今天才知道第一个看到哥哥尸体的人,就是高尾君。”

    “你问高尾和成?”
    “坏掉了。那家伙脑子肯定坏掉了。”
    “他是个同性恋!看起来倒很正常,是吧?”
    “我亲眼看见他吻绿间。不过绿间那时候在午休,估计不知道。”
    “绿间?对,就是那个死了的人。”
    “没开玩笑,我觉得八成是高尾干的,那个喜欢男人的疯子!”
    “哈,他确实很会交际,不然也和绿间说不上话。那家伙很有女人缘。哈啊,真讽刺,他不是对女人没兴趣吗。”
    “不过最近一直没看见他……啊?畏罪潜逃?真亏你想得出来,这样做不是更显而易见吗。他又不傻。”
    “啊,好啊,走吧。我请客。”

    “总算有了进展——绿间真太郎案的排查工作出现转机。当死者被发现尸体后,白石慎之助——死者的同学就莫名失踪。”
    “现认定其有重大嫌疑,正展开搜索。”
    白石慎之助——男,17岁,身高176cm,东京都秀德私立中学一年A班学生,现下落不明。绿间真太郎的同学。值得注意的是,他在案发前一星期(绿间真太郎于案发前三天失踪,疑似被囚禁)曾对绿间真太郎告白,遭拒。
    “请问白石慎之助是什么时候下落不明的?”
    “……大概是、发现绿间君尸体那天的傍晚。他说带狗去散步,就再也没有回来。次日就发现狗死在了我们家门口……说实话,我到现在都不相信是那孩子杀了绿间君,还是以那样的可怕方式。……他一直非常听话;因为他没有父亲……很早就懂事,成绩优异。就是太内向了。我实在无法相信这样的孩子会杀害同性……”
    看吧看吧,真是典型的少年杀人犯童年——儿时缺父爱,性情孤僻内向。
    同时白石的母亲证实,案发前一星期,也就是白石慎之助向绿间真太郎告白后,白石一直精神恍惚、神情黯然,甚至夜不归宿。后来其向母亲解释说‘去了川出那里借宿’,他们打算去附近举办的夏日祭典玩儿。其母并未生疑。事实是,白石慎之助的确参加了祭典,这点由川出(A班学生,白石朋友)证实。
    但他说,白石在祭典上遇到了上村(A班化学教师)后,便和他一同走了。
    “那是个亲切的年轻老师,”川出评价说,“但阿慎最近总对他反应过度……他对绿间告白了,对吧?上村知道这件事。可能是他觉得很困扰吧,喜欢同性的事被老师知道什么的……”
    “祭典过后,我就再也没有见到他了。……嗯,就算他真的杀了绿间,我也不会反感他。他可不是什么变(态杀人魔。”
  “有想要传达的事——‘和你相处很愉快’,‘一直以来承蒙照顾了’,这些话,想要当面对他说。”

    追捕白石慎之助多日后,其于案发后七日自首。
    出乎意料的转折令警方惊异并困惑。
   “白石慎之助。”
    “没错…是我……杀了绿间君。”
    “我强(暴了他,但他试图逃跑。这里、是他弄伤的。”白石慎之助示意自己的大腿,“我有些血气上涌,随手拿出……嗯,自己书包里的折叠刀。我啊,曾经详细考虑过怎样杀害一个仇人,被他的血浸湿的时候、清晰地感到了快感。所以……”
    “等我找回理智,他就已经血肉模糊了。大概有30多刀……那时候他只是血肉模糊,还没有死。他的心脏还在搏动……裸露在空气中的……”
    “漂白粉和硫酸?……啊,那个啊。我只是突然冷静下来,想起自己的精(液还在他体内……就……”
    “在化学实验室里拿的。”
    “……冲动犯(罪。”
    “我……为什么要…自首?因为、被背叛了。”
    “被上村。”
    “…………”
    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    “我之前………说谎了。他……绿间君,不是我杀死的。不是我、不是我。”
    “我只强(暴了他,是上村……杀了他。但是那把刀是我的。”
    “我们是共犯,但他在今天想弃我于不顾……是,但现在我怕他对我家人下手……过去我一直信任着他。过去,我一直和他保持着关系。虽然一开始是他强(暴我。但我渐渐开始享受这一切,也产生了一种荒诞并且可笑的、被需要的感觉。”
    “只是共犯,他没有和我商量……也许你说的对,这太畸形了,但我没能摆脱掉。我陷进去了。……不,不。你理解‘被需要’是什么感觉吗?我没有爱上他,只把他当父亲。所以,对绿间君的告白,不是蓄谋已久的准备。”
    “在祭典上偶然碰到罢了。我不清楚他是怎么知道我向绿间君告白的事的,但他邀请我去欣赏一件‘杰作’——这是他的原话。”
    “没多怀疑,我就跟他走了。”
    “他带我到旧校舍,在那里,我见到了躺在木地板上、双手被反绑、意识朦胧的绿间君。他遍身的吻(痕和牙印。我感到惊异,同时又……觉得很漂亮,那身姿非常艳丽。上村老师说他很棒,因为是初次,(此时白石轻轻皱眉,手指慢慢握紧)平日里又禁欲……”
    “他邀请我加入……他劝我说,不能得到心的话,那就侵(占这具身体吧。”
    “那时候,虽然只有一瞬,绿间君抬头看了我一眼,说不清他的眼睛里有哪些情绪。”
    “……但我…和上村,都没有料到,就算成了这副模样,绿间君……仍然是怪物。……上村觉得情况不妙,就拿出了那把折叠刀。”
    “绿间君当时就已经被割得血肉模糊,但还没死。”
    “他倒在血泊中,身体痉挛。这时上村转向我。”
    “‘共犯。’他这样说,我以为他会亲昵地叫我的名字,用甜蜜的口吻低语,然后再杀了我的。‘我们可是共犯,慎之助。一起杀了他吧……现在由你来给予他致命一击吧。”
    “他拥抱了我——我全身几乎都冻结了,那时候他仍然保持着冷静,活脱脱的一个魔鬼!被他耳语,我鬼使神差地接过刀,努力把绿间君的心脏看作一个无机质的多聚体,狠狠一刺——”这时他的神情变得古怪了,双眼瞪圆,但嘴角轻松地上扬。
    “我是共犯……但也仅此而已!我没有杀他!”
    讲述这个事实似乎耗尽了他的理智,前来自首的白石慎之助突然陷入了奇异的沉默,不论怎样向他发问,都无法得到有意义的回应了。

    ——“今天、我见到绿间君了。”
    白石被收入精神病院——他不断地重复着这句噩梦般的话语。




TBC

评论(1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