アオトス

[高绿]樱花纷飞时 PART4

个人非常喜欢的PART 4

噩梦醒来辣www

PART 4

    那柔光似在子宫中所见,但他睁眼时只看到水光般的樱花落瓣。
    “喂……”
    听到了、声音。
    “…喂……醒醒,高尾。”
    正如作一个无意识的简单反射,或是因触碰而碎裂的脆弱之物,他睁开双眼。
    柔光使事物轮廓朦胧,但他眨了眨眼后,逐渐清晰了起来。

    ——绿间。
    樱叶般清爽鲜亮的绿发,上面还沾了几片樱花,看起来真好笑。
    绿间俯下身,显得无比坚定并纯粹的眼睛注视着他。
    一瞬间,他连动弹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,直勾勾地、回视着绿间。
    “喂、怎么了,高尾?”
    这声音……他深深地咽了下唾沫。
    “…真ちやん……?”
    说着这个久违的称呼,他眼眶一下子就发酸。
    “…真ちやん……”
    他分明还记得那具尸体的惨状,却霎时被眼前的场景捕获了。视线模糊了。
    “唔、真……ちやん……”
    绿间惊讶得瞪大眼睛。
    梦也好、现实也罢。他试图发出断续的音节,却泣不成声。

    他突然就想起来了——那一瞬间。
    明明之前不论如何追忆,都想不起这个人的面容的——满脑子都是那副面目全非的尸体的惨状:菖蒲绿的头发浸满血污,因而显得黯淡;其余的只能用“血肉模糊”来形容。为此他特地找绿间真央,得到了绿间少年时的一张难得在笑的照片。
    但果然、不行。
    他想自己的某部分也许真的坏掉了、弹簧松动了:
    不论是哪张照片、或是记忆里,他完全看不清那个人的面容。在笑的、冷若冰霜的、哭泣的。全都……
    噩梦中、噩梦般的现实里,周而复始地重复着的,始终是那张血肉模糊的脸颊。
    “真ちやん、真ちやん……”眼泪都流入了口腔,他却毫不在意。
    “为什么啊、真ちやん?为什么……为什么是你啊!”
    他听到自己的嘶吼。
    “你一直坚信着的天命、为什么杀了你?!”
    绿间的脸容僵住了。他是真的不会安慰人,而且现在的高尾、太不对劲了。他抿紧了嘴唇。
    “够了,高尾。振作点——”
    真的、太奇怪了。高尾听见他的声音后,只呆滞了一瞬,随后就像听了什么不得了的灾厄一样,突然笑了。当然,才不是他一直以来的坏笑或是爽朗的大笑,而是更加阴森古怪的笑声。他用纸巾抹掉眼泪,问绿间。
    “现在、是什么时候了,小真?”
    虽然不解,绿间还是认真回答:“日曜日,下午三点零七分整。”
    “年份呢?”
    “╳╳╳╳年。”
    “啊,真搞不懂。”他说道,语调变得正常了些,“我刚才真是逊毙了。……好想消失……”
    “被吓了一跳。”
    “真抱歉让你担心了,小真~”
    “并不是在担心你。”他移开视线,“只是搭档突然发疯的话,会很困扰。”
    “是、是。不会再出现了、这种事。小真,我保证。”
    “果然不太弄的懂你。”绿间说,“这并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    高尾露出轻笑。
    “那么、走了,高尾。”绿间作势欲走。
    “啊,说起来——”高尾慌忙站起来,“小真,我睡了多久?”
    “不清楚。这该问你自己吧。”
    “完全没印象——”
    “我离开了大概有十五分钟,你应该是睡了十分钟左右。”
    “幸运物买到了吗?”
    “找到幸运物的运气还是有的,只是多费了些功夫。”
    “话说回来,还真有卖那种奇怪东西的店啊。”
    “…………”绿间握紧了颜文字小香蕉,头冒青筋。
    “呃……它很可爱……”
    这时绿间轻瞄了他一眼。
    “把脸擦干净,高尾。这样实在是太失礼了。”
    “啊?啊。”
    沉默倏地降临。
    “高尾。”
    “嗯?怎么了,小真?”
    “……刚才、为什么那么说。”绿间低声问道,“天命杀了我、之类的。”
    他突然觉得、自己走进了风暴眼。如履薄冰。
    “稍微、做了个非常恐怖的噩梦。”高尾的声音也平静下来(真的吗、平静?),“我梦见、你被杀害了,小真。”
    显而易见,绿间对这个答案感到非常意外。但他感觉高尾有倾诉的欲望,也就没接话。
    光落在、垂枝樱上的一瞬。
    “而我看到了你的尸体。”
    他缓慢地逐句吐露。用蛇蠕动着身体活吞下猎物的速度、慢慢说。
    “但凶手之一逃脱了,于是、我决定找到他。”
    “小真、他杀害了你,但他本身安然无恙。你躺在火葬场里时,他正逃离追捕。真的、超不甘心。无法忘记、无法原谅、无法忍受。我打算杀了他。以他杀害你一样的……不,还要更——再残暴一些,让他死得更痛苦一些的手法、杀了他。”
    “同时、我憎恨那些——被称作神明也好,天命也罢——的家伙。他们袖手旁观。”
    “在梦中,那些场面与感受极其真实。我硬生生地过了四年。真的是每秒的流逝都一清二楚的那种四年。我究竟是怎样过的、你无法想象,小真。”他苦笑道,“但是,醒来后,只是十几分钟的事。”
    言辞枯乏的绿间正酝酿着措辞。但他很快就发现,他无法说出任何话。
    “真不可思议,小真。四年后、再次见面了。”
    他被逼疯了吧——被那个清醒梦。被另一个真实。
    “我被杀,是多久的事?”
    “今天是╳╳╳╳年3月27日,对吧。”看到绿间点头后高尾笑了,“就在今天——樱花日的七天前。”
    “这说明现在我仍被天命眷顾。”绿间似乎松了口气,“人事已尽,只待天命。”
    “那个天命大人,真希望他不要再次杀害信徒啊。”

    虚妄而眩目地,光落在垂枝樱上的一瞬。
    也带来了相应的沉暗阴影。

TBC

评论

热度(3)